獅城選戰|新加坡4G領導人能否獲得人民“強有力的委托”?

澎湃新聞記者 劉惠

2020-07-10 14:28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當地時間7月10日,新加坡第13屆國會選舉在新冠肺炎疫情陰影下啟動投票。
據新加坡選區劃分委員會發布的報告,本屆大選中,國會議席總數從89個增至93個,選區分為17個集選區和14個單選區,合格選民有約2653942人。其中,由新加坡副總理、未來總理人選王瑞杰領軍的人民行動黨(PAP)競選團隊將在東海岸選區迎戰反對派工人黨(WP),他此次的得票率備受外界關注。
“對于執政黨人民行動黨來說,這是一次艱難的大選。執政時間越長,選民就會感到改變的時機已經成熟。”新加坡管理大學法律系副教授陳慶文在接受澎湃新聞(www.hcaoxing.com)采訪時表示:“4G(新加坡第四代領導班子)領導人將接受嚴格的檢驗,他們的好評程度將表明公眾對其信任程度。”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7月6日在網絡直播的浮爾頓午餐群眾大會上呼吁選民說,PAP需要獲得“強有力的委托”,以帶領國家渡過眼下的危機。他同時表示,自己有決心將良好運作的新加坡,完好無損地交給下一個領導班子。
新加坡國立大學政治系副教授莊嘉穎向澎湃新聞指出,鑒于執政黨的資源優勢以及對其有利的選舉機制,PAP幾乎肯定會取得重大勝利,但這是否會轉化為對4G領導人的信任投票則是另一回事。
老年人的焦慮和青年人的信心
6月23日,新加坡總統哈莉瑪在李顯龍建議下解散國會,宣布于7月10日提前進行大選。
受疫情影響,新加坡在本次選舉中首次禁止政黨舉行線下競選集會,讓這一次的競選顯得有點“冷清”。各政黨競選人只能轉戰網絡,充分利用社交媒體與選民互動。在工人黨候選人的臉書(Facebook)小組內,今年60歲何先生一直在評論區為其推出的政綱加油打氣。
“我很關心政府是否照顧老人、公積金制度、醫療費用和教育費用這些議題,”何先生告訴澎湃新聞,他在一家生產公司做管理員,家里有兩個在上大學的孩子。生活在一個退休年齡即將延后,醫療費用高昂,交通費、水電費等生活成本也一直在漲的“花園城市”,何先生有種無法消除的焦慮感。
為解決社會老齡化帶來的勞動力短缺和養老社會成本增加等問題,新加坡政府擬在未來10年逐步提高國民退休和重新雇傭年齡。李顯龍2019年在國慶群眾大會演講時宣布,從2022年7月1日起,退休年齡從62歲延長至63歲、重新雇傭年齡從67歲延長至68歲;到2030年,“兩齡”將分別延長至65歲和70歲。
“新加坡老年人退休后就失去了收入來源,不得不打工到死。看看國內老人和國外老人,差距太大了。”何先生說,他選擇寄希望于反對派政黨到國會發聲促成改變,“這些年可以看到,工人黨一直為我們在國會發聲爭取權利。”
何先生屬于阿裕尼集選區。在2011年和2015年的選舉中,工人黨均拿下了這一選區。今年,首次由工人黨現任秘書長畢丹星領軍的五人團隊將在阿裕尼集選區迎戰人民行動黨團隊,前者勝算頗高。“我對工人黨在我們社區的工作很滿意,今年也會投票給他們。”何先生表示。
對于年輕一代的選民而言,針對執政黨的好感似乎多于不滿。30歲出頭的Kevin告訴澎湃新聞:“年輕人主要關心‘面包和黃油’問題,也就是經濟(工作、勞動力、工資)和住房(購買資格、價格)這類議題,也有一些人圍繞新加坡的政治結構以及代表制問題進行了更多有抱負的探討,我包括自己身邊的朋友都對PAP很有信心。”
“這一次大選,我沒有感受到2011年那次在全社會彌漫開來的不滿情緒。”Kevin表示,“未來可能的總理人選王瑞杰也很受普通新加坡人的歡迎,社會輿論中幾乎沒有質疑他執政能力的聲音。”
即便是支持反對派,何先生與其他新加坡人一樣確信,PAP將贏得大選。新加坡沿襲英國議會民主制度,但李光耀創立的人民行動黨自新加坡獨立以來長期執政,反對黨實力弱小,國會常年只有個位數的反對黨議員。就算是在遭遇執政危機“觸底”的2011年,PAP得票率也有60.8%。在2015年的大選中,PAP以近70%的得票率橫掃新加坡國會90%以上議席。
“像新加坡的大多數選舉一樣,這只是在贏多贏少的邊界區域展開爭奪的問題,也就是說,選舉結果決定PAP在國會中享有的支配權程度。”莊嘉穎分析道。
陳慶文認為,PAP本屆大選的得票率值得關注,“如果他們獲得大約63%至67%的選票,那將是非常可嘉的表現;但如果低于60%,對這個政黨來說將構成一個重大的打擊因素。”
未來總理人選得票率備受關注
現年68歲的李顯龍自2004年起出任新加坡總理至今,這是他第四次率領PAP上陣大選,也可能是卸任前的最后一次。李顯龍2017年在接受美國消費者新聞與商業頻道(CNBC)采訪時曾說,大選會在2021年前舉行,屆時本屆議會也完成了5年使命,他亦做好了70歲左右退休的準備。
李顯龍2019年4月宣布了對內閣的小幅調整,王瑞杰成為新加坡唯一的副總理,同時保留財政部長一職,并繼續領導未來經濟委員會和國家研究基金會。這也意味著,新加坡第四代領導班子(4G)的領軍人物最終選定,王瑞杰出任第四任新加坡總理基本已無懸念。
作為李顯龍的接棒人,王瑞杰在本屆大選的一舉一動備受外界關注。據《聯合早報》報道。王瑞杰本次從淡濱尼集選區轉戰東海岸集選區是一枚“震撼彈”,因為他打破了總理候選人從不離開原選區的歷史。
報道稱,東海岸是本屆大選籌碼最高的選戰之一:一邊是帶著完善市鎮發展計劃而來、由未來總理人選領軍的團隊;另一邊是訴諸“讓國會聲音更多元”心理、連續三屆來挑戰的工人黨。但觀察人士認為,隨著“王瑞杰效應”(未來總理的光環)發酵,加上工人黨東海岸團隊并非該黨實力最強的隊伍,鹿死誰手大致可知。
2015年大選,由新加坡前人力部長林瑞生率領的PAP團隊最終以60.73%得票率保住了東海岸集選區的議席,卻是PAP獲勝集選區中得票率最低的。那一年,王瑞杰首次領軍淡濱尼集選區即贏得了72.06%的得票率,比上屆大選提升了14.84%。隨后,有經濟學教育背景的他在新內閣中被任命為財政部長。
這一次,未來總理人選的得票率多少備受矚目,甚至被外界視為PAP支持率的風向標之一,也是下一屆大選的預演。如果得票率不高,無疑將對4G領導人敲響警鐘,影響他們將來該如何與民眾互動、如何用政策思考等。
“在這個關鍵時刻,新加坡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需要一個有能力的政府,一個獲得團結的人民全力支持的政府。”李顯龍7月6日在午餐群眾大會上表示,人民行動黨不只尋求人民委托,而是尋求“強有力的委托”,帶領新加坡渡過難關。
在2015年大選中獲得壓倒性勝利后,李顯龍在感謝選民支持時,也稱這是得到了“強有力的委托”。前新加坡聯合早報網主編鄭維2015年在英國廣播公司(BBC)中文網撰文指出,新加坡式的“委托”換個更容易理解的說法即為“執政合法性”,對于不熟悉新加坡政治語境的人,未必能體會“委托”兩字的沉重。
他在文中寫道,絕大部分新加坡人享受到了優異政治人物帶來的奇跡式的政績,飛速成長的收入水平、國家提供的廉價優質住屋、廉潔高效的政府、花園城市的環境等等。雖然新加坡有不少反對黨,但在執政黨出色政績的彰顯和鐵腕手段的鉗制下,反對黨往往沒法對PAP作出有效的根本性的攻擊。
5年過去了,新加坡執政黨和反對黨的力量格局并未發生根本性的轉變,但一些更為宏大的劇變正在發生。年前的中美貿易爭端已讓新加坡感受到巨大經濟壓力。疫情來襲之后,開放型經濟為主導的新加坡遭到重創。李顯龍上月警告稱,受新冠疫情沖擊,2020年度國內生產總值預計萎縮4%至7%,這將是新加坡有史以來最大幅度經濟萎縮。
“事情已不再是執政黨強調穩定、反對派要求改變這么簡單了。我相信新加坡需要調整立場,因為未來的世界看起來可能與過去大不相同,連PAP也承認了這一點。”莊嘉穎分析說,“問題在于我們需要做何種改變。”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朱鄭勇
校對:欒夢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新加坡大選,人民行動黨,王瑞杰,4G領導人

相關推薦

評論()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熱話題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干狠狠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