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獐子島”的扇貝是如何找到的?

2020-07-06 08:57 來源:澎湃新聞·澎湃號·湃客

字號
寫在前面
我們生活在一個數據無處不在的時代,用數據說話成為常態。然而,數據可以幫你了解事實,數據也會說謊。曾任過英國首相的Benjamin Disraeli有一句經典名言:世界上有三種謊言:謊言、該死的謊言和統計。在我們津津樂道于手上有多少數據時,在我們不斷接受各種他人呈現的數據信息時,不妨先回到源頭,回答一個最基礎的問題,這個數據是否可信?
數據是否可信的問題實際上就是數據質量評估,評估的方法非常多,也沒有一個放之四海而皆準的方法或準則,數據評估是一個需要理論、方法、經驗和數據的綜合過程。這里推出本科生的一篇文章,是基于《數據質量評估方法》課程寫成的部分成果,當媒體充斥著博人眼球的標題“高危職業!8個月內獐子島任命第4任財務總監”,這篇文章從一個專業視角介紹了如何用衛星數據揭穿獐子島“扇貝失蹤”的謊言。
后續還會陸續推出一些數據質量評估的有趣案例,學會數據評估,面對數據,不被欺騙,不被愚弄!
——靳永愛
 
6月24日,證監會官網發布消息稱,證監會近日依法對獐子島公司信息披露違法違規案作出行政處罰及市場禁入決定——網友們驚呼時隔六年的“扇貝迷案”終于破案了。
而這背后的破案功臣之一想必大家都已經了解到是我國最新的北斗導航定位系統,利用這一系統提供的衛星數據,證監會最終揭開獐子島財務造假手段的謎題,這一期小編就帶大家走進破案過程,感受用衛星數據“辦案”的魅力!
1   扇貝謎團背后的數據評估難題
獐子島的扇貝謎團源于2014年,當年獐子島宣布前三個季度盈利,但是沒過多久便說早遇到幾十年一遇的“冷水團”,導致扇貝跑沒了,所以最終前三個季度財報變成虧損8億。同樣的戲碼在2015年、2017-2019年繼續上演……
獐子島的扇貝失蹤已經成為“人盡皆知”的謊言,甚至獐子島自己都知道人們知道它的謊言,可是這個謊言始終沒辦法揭穿,因為海底到底是個什么情況,我們沒法知道,只能是獐子島自己說了算。
這一謎團背后實際上反映了生物資產數據的計量與評估難題。首先,海洋生物的庫存難以用肉眼觀測,生物的捕撈難以進行追溯。如果要進行查證,一個傳統的做法便是對數百萬畝海洋生物的底播、捕撈進行查證,這似乎是一項不可能完成的工作。這些困境實際上讓生物養殖的企業有了隱蔽的造假手段,在資產申報方面也有了很強的話語權,對于那些明目張膽的謊言也大可“否認三連”。
2   北斗衛星如何大顯身手
對生物資產數據進行評估的傳統方法大多數是以“數”論“數”,也就是要想方設法數清楚到底有多少資產。而北斗導航系統提供的衛星數據則給這類數據評估提供了一個新思路,在對獐子島財務數據進行評估的過程中,北斗導航系統提供的最核心的數據是扇貝采捕船只的導航定位信息。
證監會委托外部機構使用了獐子島捕撈船只27萬條定位信息,還原了獐子島公司真實的捕撈區域。利用定位信息還原軌跡的過程可以簡單類比為我們平時在運動軟件里跑步時記錄跑步軌跡的過程,我們在運動過程中形成的軌跡實際上便是由導航系統記錄下的一個個點位數據構成,而當點位數據足夠多的時候我們便可以還原一個完整軌跡。
下面的圖1紅色區域代表獐子島記錄的捕撈區域,而藍色區域則是調查人員還原的船只運動軌跡,可以很明顯地看出獐子島的采捕海域記錄有誤,這類造假使得獐子島可以記錄更少成本、營業外支出等等。而調查人員也發現獐子島聲稱的120個抽測點位實際上有50%的數據是憑空捏造的(如圖2所示),再一次說明獐子島公司資產盤點十分混亂,企圖掩蓋真實的財務狀況。
圖1
圖2
看到這里,不由得為北斗導航系統和外部調查機構點贊!這一數據評估的思路總體來看是用外部來源數據對內部數據進行溯源與評估,這里的“溯源”跳出了傳統審計方法的思路,并非查驗扇貝最初的養殖過程,而是指對采捕船只的活動進行溯源,從而間接估計真實的養殖與捕撈情況。
而整個評估過程外部數據的選用也頗有新意,讓人感受到“跨界”的衛星數據的強大。對于用外部數據進行評估的例子,我們容易想到在對人口普查中的出生數據進行評估的時候會使用教育數據、公安數據,他們的共同點都是用一種數據中的人數去評估另一種數據的人數是否準確,內部和外部數據記錄的數據類型是一致的。但是獐子島數據的評估選用了看似毫不相關的導航定位數據用來評估了資產數據的準確性,從定位坐標得到經營實況,真是讓人直呼“有才華”!
3   扇貝謎團背后的數據評估難題
衛星導航系統最大的優勢是它有“千里眼”,可以很好地用于數據的溯源追蹤和數據預測。對于數據的溯源,就是我們在這里介紹的獐子島案例,根據船只的定位數據調查人員最終“回到過去”,弄清楚船只到底去了哪。而對于數據的預測,更多地可以用于農業領域,比如我國每年就會通過對糧食產區的遙感數據來預測糧食收成等等。
那么,衛星數據是否就是萬能的呢?當然不是!衛星“站得高、望得遠”雖然是優勢,但是也給它帶來了不足。衛星數據只能記錄在較大空間尺度上產生的數據,比如獐子島那蒼茫的海域……對企業內部數據的評估可就束手無策了,畢竟衛星不是X光,看得到外表,看不透內心啊!
此外,用衛星數據進行數據評估與數據決策也要注意虛假相關的風險,畢竟從“所見”到“事實”還有相當長的距離!獐子島數據的評估之所以成功,是因為從船只航行的軌跡就能反映企業的捕撈活動,也能直接佐證企業的抽測活動,因此這是可行的。
但是前段時間,我們也見證了誤用衛星數據的典型案例,某些研究者用衛星記錄的醫院停車場的圖片來推斷新冠肺炎出現的時間,不僅忽略醫院本身的屬性,也忽略了從醫院停車場車輛變化可以反映的多種事實,他們強拉因果的研究簡直讓全網嘩然。
因此,小編最后再嘮叨一句:衛星數據雖然可以大顯神通,但是當我們真的要用衛星數據來評估其他數據時,一定要三思而行,不僅要明白衛星數據可以提供給我們什么,更要明白我們利用衛星數據得出的結論是否是一個合理的因果關系,不然可就錯付了衛星數據呀!
本文作者
沈小杰
中國人民大學社會與人口學院本科生
圖片來源:中國北斗衛星導航系統企鵝號、央視視頻等
責任編輯:靳永愛 中國人民大學社會與人口學院講師
圖文編輯:莊溪瑞 中國人民大學社會與人口學院研究生
關鍵詞 >> 獐子島,數據
特別聲明
本文為澎湃號作者或機構在澎湃新聞上傳并發布,僅代表該作者或機構觀點,不代表澎湃新聞的觀點或立場,澎湃新聞僅提供信息發布平臺。申請澎湃號請用電腦訪問http://renzheng.thepaper.cn。

相關推薦

評論(53)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熱話題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干狠狠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