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兢兢
湖州師范學院歷史系講師

我是中古民族史研究者張兢兢,魏晉南北朝如何改寫了南北方歷史進程,問我吧!

大規模人口流動引發的民族交流與融合問題,可謂打開魏晉南北朝史的關鍵鑰匙。北方,匈奴、羯、鮮卑、氐、羌先后建立政權,草原游牧文明給中原農耕文明帶來了哪些物質生活的變遷?南方,土著的越、蠻、俚、獠與南遷的華夏政權之間上演了一段血與火的歷史,中原農耕文明如何影響了南方山地文明的進程?通觀南北,歷史最終的出口究竟在哪里?
我是魏晉南北史研究者張兢兢,南京大學歷史學博士,早稻田大學訪問學者,湖州師范學院歷史系講師,研究方向側重中古民族史、西南歷史地理。關于魏晉南北朝時代錯綜復雜的民族問題,非常愿意為大家解答!
思想 2020-05-26 進行中...
新穎、大膽、專業、有趣的好問題更有機會獲得回復,開始提問吧!
28個回復 共28個提問,

熱門

最新

張兢兢 3天前

一個不爭的事實是,北魏十四帝中,三十三歲去世的宣武帝與其父孝文帝竟然并列第三高壽,活過三十歲的僅有五位。北魏皇帝平均壽命不僅低于同時代政局更加動蕩的南朝皇帝,在整個中國王朝史上也屬罕見,可能與家族遺傳病有關。拓跋部早期戰爭殺伐無常,在波難多艱的環境中成長起來的首領必須早熟,形成了早婚早育的傳統。十三四歲的年紀生下的繼承人可能先天就帶有了不健康的基因,加之自小在母族勢力威脅下形成的壓力、恐懼、多疑型人格,又增加了其后天早患疾病的幾率。
十二三歲成家立業的拓跋君主,到三十歲上下已是暮年了,短暫的生命迫使他們窮思如何實現君位的平穩傳承,于是道武帝發明了子貴母死制度。這一制度在初期起到了防止母權當政、打擊母族部落勢力的現實意義,然自文成帝始此制度已變成后宮女性權力之爭的工具,僅是皇帝保母、后妃置人于死地的理由,脫離了道武帝的初衷。到了宣武帝時,發展為嬪妃們不愿生太子,甚或使皇子頻喪,迫使宣武帝不得不廢除子貴母死制度,當然在鮮卑社會轉型、北魏皇權強固后,早已沒有必要再去堅持這一落后的制度。
至于宣武帝之死,未發現是靈皇后胡氏所為的證據。解釋歷史不能倒放電影,歷史更不容假設。孝明帝連自己親媽都搞不定,如何有能力控制爾朱榮?可一代梟雄竟命喪于自己所立傀 儡孝莊帝之手,又怎能料到呢?所以,歷史就是無數偶然疊加而成的必然!

請問南北朝時期為何會產生僑置州縣?為什么移民不能融入已有的州縣?

張兢兢 2020-06-24

漢魏以來多聚族而居,社會經濟的基本單位是一個個名宗大族。大族的莊園經濟內部結構借助于特定地區的宗族關系、血緣紐帶來維系,并壟斷本地區各種重要的地方職務,姓氏與地望從而產生了固定的聯系。永嘉喪亂后中原百姓紛紛為避兵之計,南渡江表者最多,僑流人口基本上保持著鄉族集團的形式。高標姓望及深固的地域鄉里觀念,是設立僑州郡縣的直接原因,此舉有利于保證這一集團內部組織的穩定性,符合大族、將帥及僑流人民的利益,此其一。僑立淪陷區域的州郡縣,不僅是對故土的一種懷念,更重要的是表明了規復失地的決心,此其二。僑立北方某州郡縣于南,以招引北土此州郡縣人民,順應了人們眷念丘園的共同心理,利用北民鞏固邊防,進取中原,此其三。
南遷之初移民未融入南方郡縣,非不能也,實不愿也。僑州郡縣的戶籍是臨時性的白籍,著籍的人享受免除調役的優待。時間既久,他們與當地百姓雜居錯處而戶籍各別,當地州郡縣系統、戶籍制度在僑置的沖擊下產生了動蕩,不但管理不便,而且影響賦役征發,土斷從而成為必要。土斷是通過調整地方行政機構,尋求僑州郡縣與當地州郡縣之間的協調,緩和政區的混亂局面,此其一。對白籍僑民實行土斷,用里伍形式重新編制,使之固著于土地之上,與黃籍戶一樣承擔國家稅役,他們改籍當地州郡縣,從而完成僑寓戶的土著化,此其二。但是土斷的實際效果是不徹底的,僑置與白籍問題綿延不斷、難以根絕。直到隋朝統一,僑州郡縣的社會基礎已不再存在時,才最終得到了解決。
查看此問題的另外2個回答

有人說魏晉南北朝是“世界史的常態,中國史的變態。”你怎么看?

張兢兢 2020-06-29

張兢兢 2020-06-24

1、南北朝人口資料相當少,而且數據極不準確,研究基本靠推測。
南朝方面,《宋書·州郡志》記載劉宋大明八年(464年)總計約90萬戶、517萬口,但戶口隱漏嚴重,除南遷移民戶口不實外,南方山區存在大量沒有著籍的土著民族,而漢晉之際社會控制力的減弱,更是導致郡縣戶口的嚴重流失。據葛劍雄先生估計,劉宋人口的最高峰可能達到1800萬至2000萬之間。齊、梁、陳三朝都沒有留下比較可信的戶口數字,只能用前后數字作推算,劉宋失去淮北后人口減少,但經過齊梁幾段比較穩定的時期,以4‰或5‰的年平均增長率計算,到梁武帝末年人口應能恢復到劉宋人口最高峰時期。侯景之亂期間南方人口損失極大,又失去長江以北與巴蜀地區,《通典·食貨典》記載陳降隋時50萬戶、200萬口,實際人口據葛先生估計在1500萬左右。
北朝方面,《通典·食貨典》據西晉太康初245萬戶,推定北魏盛時500萬戶,但同樣存在較大的戶口隱漏比例。據葛先生的估計,十六國人口總數在1800萬至2000萬之間,北魏統一后經歷了八十年的恢復發展,黃河流域恢復性的增長速度比長江流域開發性的增長速度快,年平均增長率以7‰計,北魏人口高峰在3150萬至3500萬之間。北魏末年的動亂造成人口損失和更大成分的戶籍隱漏,而北周滅齊后的疆域大大超過北魏,北朝的人口據葛先生估計可能又在3000萬以上了。
2、《隋書·經籍志》中有關于使用鮮卑語翻譯中國傳統漢文書籍的記載,然而這些鮮卑語圖書無一本傳世至今,亦無發現使用鮮卑語刻寫的石碑、銅線及銘文等文物的痕跡,甚至不清楚鮮卑語到底使用何種文字來書寫。唯一研究鮮卑語的途徑,就是參考使用漢字注音的鮮卑族人名和地名。

熱新聞

熱話題

熱評論

熱回答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干狠狠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