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妮
戲劇人

我是戲劇人安妮,關于新媒體時代下的戲劇行業,問我吧!

我是安妮,戲劇垂直媒體“安妮看戲wowtheatre”主編,一個泡在劇場里的人。在南京大學戲劇影視藝術專業就讀時,承蒙師友關愛開始嘗試戲劇制作人的工作,到目前為止,參與制作的戲劇作品受邀參加日本橫濱TPAM藝術節、臺北藝術節、兩岸小劇場藝術節、上海ACT當代戲劇節、北京南鑼鼓巷戲劇節、江蘇原創小劇場戲劇雙年展等。
在制作人身份之外,我也一直試圖尋找戲劇評論的可行之道。我的戲劇評論及行業觀察文章散見于《新劇本》《上海戲劇》《廣東藝術》《人民日報》《國家大劇院》等刊物。作為劇評品牌“觀劇評審團”發起人之一,持續探索新媒體與當代語境下的劇評空間,并致力于為華語戲劇評論人搭建劇評平臺。
我一直覺得,戲劇行業缺乏從業者與觀眾對話的紐帶。在這里,你可以問我一些關于戲劇行業的門道,比如如何評價某個作品,一出戲是怎樣誕生的,或者一些行業八卦;也可以對我發起一波diss,讓我有個反思的機會。
最近烏鎮戲劇節正如火如荼展開,關于戲劇節的方方面面,歡迎與我聊聊。
54
文藝 2017-10-09 進行中...
新穎、大膽、專業、有趣的好問題更有機會獲得回復,開始提問吧!
23個回復 共34個提問,

熱門

最新

安妮 2017-10-10

也恰好是最近的一些想法,分享一下。
*開心麻花電影,到《羞羞的鐵拳》,實際上是迪士尼敘事法,核心敘事思路是“loser也可以過得很好”,所以,我們看到主角們始終在一個安全區里活動,而一些超現實的部分也暗示著一種童話語境。他們規避了真實的社會陰暗面,將故事放在一個偽真實環境中,于是,成功者看了會笑,loser看了有共鳴,通吃,安全。
*主旨上,不強行上價值,不口口提人性,生活化又去生活化。
*策略上,故事不重要,強戲劇性重要;段子不重要,梗和節奏重要。
*至于啟發,這里的“成功”,我認為還是票房和制作水準的成功,它進不了殿堂,但是是人民群眾喜聞樂見的大眾文化,真的知道人民群眾需要什么,是開心麻花的制勝法寶。
*作為一家商業戲劇公司,麻花沒把自己的戲當IP,而是當作為電影磨本子的試驗田,畢竟,橫豎是兩回事,這一點,就比把自家舞臺劇當IP的轉型公司眼界高。
*《夏洛特煩惱》走票房,《驢得水》打口碑,從《羞羞的鐵拳》開始,“開心麻花”電影成為了電影市場上值得期待的品牌,因為,不管你喜不喜歡,不得不承認,麻花是腦子清楚的、知道自己要做什么的公司。
最后,看完《羞羞的鐵拳》發朋友圈,有人問“你是自愿看的嗎?”或者,“你竟然會看開心麻花”。我覺得,如果戲劇觀眾和從業者有一天能不把自己這么當回事兒,我們就可以談麻花給這個環境和市場的啟發了。

熱新聞

熱話題

熱評論

熱回答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干狠狠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