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瀾
資深媒體人

我是楊瀾,人工智能是一面反光鏡嗎,問吧!

大家好,我是楊瀾。2016年,我和小伙伴歷時一年,跑了五個國家二十多座城市,采訪了三十多個頂尖實驗室及研究機構八十多位行業專家,制作出《探尋人工智能》紀錄片。這趟旅程,我們累積了16T,共計150小時的素材,在剪輯紀錄片的過程中,我回味和沉浸其中,那么多素材,那么多人物,那么多故事,讓我決定將這趟旅程訴諸筆端。所以我的第一部跨界寫作圖書《人工智能真的來了》與大家見面了。
我既非科技大咖,也非商業巨子,希望可以從親身采訪體驗的角度,告訴你一個“接地氣”“有溫度”的人工智能。人工智能就像一面反光鏡,照見人類智慧的神奇,放大人類社會的善惡。我們創造了人工智能,在它們的身上看到了我們自己的希望、想象和恐懼,以及我們與這個世界相處的另一種可能性。歡迎提問,與大家聊聊一個文科生的人工智能探尋之旅!
260
探索 2017-08-19 進行中...
新穎、大膽、專業、有趣的好問題更有機會獲得回復,開始提問吧!
18個回復 共160個提問,

熱門

最新

楊瀾 2017-09-19

人機共存、人機協作,是大家比較看好的未來。至于人機融合,比如把芯片植入人體,或者把人的智能都植入到機器上,目前還是有很多困難的,但不妨作為一個科幻的想象吧,大家可以去展開自己想象的空間。
我采訪了世界上第一個“帶著芯片行走的人”,一位來自英國的科學家凱文·沃里克。他將芯片植入自己手臂,作為實驗的一部分,他也為妻子植入了芯片電極,夫妻倆大腦連接。當妻子攥緊拳頭時,沃里克的大腦就會接收到脈沖電流,這種電流被他描述為“一種在我們的神經系統之間非常基本的電報形式的溝通”。我當時問他,你確定自己那么想了解另一半的每一種想法嗎?因為即使是最親密的人也需要有自己的私人空間。沃里克坦言,妻子無法從倫理上認同丈夫的“瘋狂”行為,倫理問題的確是科學發展繞不開的核心問題。但不可否認的是,像沃里克這樣的科學家給我們提供了一種新的思考方式。也許科技的魅力就在于,它真的讓我們一步步將科幻小說變成了現實,而我們要做的,就是以開放、誠實的態度,去擁抱一個不可能一成不變的未來。
再說說人工智能翻譯系統。每當我們出國旅行、點菜問路時,都可以很好地得到人工智能的幫助。在人與人之間溝通交流時,如果能使用對方的語言,是一種很快建立起信任、樹立良好印象的方法。當你能說另外一種語言的時候,你可以跟他的情感有交流,而不僅僅是完成功能性的翻譯。此外,有研究表明,外語的學習對自身語言功能和智能的發育很有好處,特別是孩子,能學習兩三種語言,對他整個的智能發展是有幫助的。

t?2017-08-19

您好,在哪能看到這部紀錄片?

請給人工智能下個定義?

查看此問題的另外1個回答

熱新聞

熱話題

熱評論

熱回答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干狠狠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