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麗娟
臺灣大學中文系教授

我是臺灣大學中文系教授歐麗娟,如何進入曹雪芹的紅樓夢世界,問我吧!

我是歐麗娟,臺灣大學中文系教授,我的臺大網上公開課:唐詩新思路、《紅樓夢》、中國文學史,收獲了很多好評。還因臺大“紅樓夢”公開課,獲得“全球開放式課程聯盟”2015年杰出教學者。
在我看來,讀紅樓夢尤其要注意這幾點:首先,《紅樓夢》是追憶之書,也是懺悔之言,書中飽含對詩禮簪纓世家光景不再的傷感與眷戀。其次,書中對清代貴族世家生活與場景的還原堪稱巨細靡遺、入木三分,加上作者對于無法挽救家業衰敗的自我疚責,構成了《紅樓夢》最與眾不同的特點和魅力。最后要強調的是,《紅樓夢》是中國文學史上絕無僅有的一部世家公子敘寫世家大族的小說。因此,只有回到傳統中國的世家文化之中,體認清代貴族世家的心理感受乃至精神高度,才能避免“莊農進京”式的解讀。
不笑、不哭、也不痛罵,唯有理解,才是閱讀紅樓夢的至高境界。一千個人心里有一千部《紅樓夢》,如何真正進入曹雪芹的紅樓夢世界?歡迎與我交流。
149
思想 2017-08-20 進行中...
新穎、大膽、專業、有趣的好問題更有機會獲得回復,開始提問吧!
9個回復 共117個提問,

熱門

最新

歐麗娟 2017-08-22

我跟你的看法不一樣,我覺得,這種印象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曹雪芹對她們兩人的塑造方式不同造成的。
我發現,曹雪芹筆下的林黛玉基本上是里外透明的,就像是層層剝筍,一層層剝開,讓我們看到林黛玉的內心情感動蕩起伏、她的思想,在讀者面前是無所遁形的。從心理學角度來講,我們一般讀者會因此比較喜歡讀小說的原因,因為它可以讓我們在讀小說的時候,彌補在現實界里面人跟人之間有許多隔閡的那種障礙和疑慮。所以,林黛玉的塑造手法真的是比較討喜,因為曹雪芹的這種做法,讓讀者對她非常放心。第一,不會有人跟人之間所謂的“逢人且說三分話,未可全拋一片心”的那種提防,這已經讓我們在林黛玉身上找到了一個大家會傾向她的一個原因。第二個由于林黛玉的內在是坦露的,我們會跟著她一起喜一起悲,我們知道她的恐懼,也知道她的向往,她很隱秘的那個自我,我們讀者都一目了然。這么一來,我們也很容易跟著她一起成長,跟著她一起起伏,所以很容易就產生認同。這個確實是林黛玉這個形象非常討喜的一個因素。
但是薛寶釵的寫作手法不一樣。其實小說家很少觸及到薛寶釵的內在,不知道她怎么想,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好像我們只看到她很得體的言談舉止,周應各方。我想,就這一點上來講,薛寶釵真的比較吃虧。因為我們讀者在面對她的時候,好像移植了我們在現實生活中人跟人之間的那個距離、人跟人之間的那種隔閡。我們總是沒有辦法真正跟人推心置腹的那種遺憾、那種障壁,似乎在閱讀薛寶釵的時候又再現了,所以,薛寶釵在這一點上,確實是比較吃虧。
正因為小說家筆下的薛寶釵比較無我,她基本上是一個顧全大局、以別人或者是以相對關系中的位置來決定自己要如何言談舉止的這樣一個閨秀,所以我們比較不容易看到她無我的那個部分、而只看到她表現出來的那種和頤。就這一點來說,會不會因此我們就容易覺得她比較虛偽,或者林黛玉是比較性靈。
我倒覺得也許我們不一定能這樣推測,或許,曹雪芹可能要告訴我們的是,薛寶釵作為一個比較無我、無私的人,本來她就是以別人為重,因此他在筆端敘寫這個人物的時候,當然比較不需要去觸及到她的內在。因為對薛寶釵這樣的人格特質來說,她的自我是放在第二位,甚至第三位的,因為有尊長,有朋友,她把這些人倫關系里相對位置中她比較尊敬的也比較喜愛的人,都放在自己的前面,這樣一來,在她的人格特質之下,曹雪芹勢必只能去用這種手法去敘寫她。所以很多讀者會很自然地以為是不是曹雪芹是比較喜歡林黛玉的,比較不喜歡薛寶釵,才把她寫得好像跟一般人不是那么地坦露,等等,但是,我的看法倒不一樣。我覺得,其實那是因為曹雪芹對人性的了解太深入,他的藝術技巧太成功,所以,他的藝術技巧完全是配合這個人物的特質來開展的。作為一個小說家,他該做的工作,其實是把每一個人物都合情合理很深刻很生動地呈現出來,既然如此,每一個人物都他的人格特質,那么小說家就用最合適他的方式,因為這樣才能夠最呈現出他的人格特質。然后,他用這樣一個有機的方式去調動他所能夠驅遣的藝術技巧,所以說,我覺得,寫薛寶釵要用這樣一個遮蔽式的方式去寫,其實是非常恰當的,因為這才能夠最精準地把薛寶釵的個性,就是那種比較無我、自我放在第二位的這樣一個性格,恰如其分地呈現出來。
查看此問題的另外1個回答
查看此問題的另外1個回答

歐麗娟 2017-08-22

我個人對前八十回非常熟稔,也做了很多的研究。我必須說,后四十回絕對不可能全部是曹雪芹的手筆,應該說,它只有很少的曹雪芹的線索,被程、高所把握到。程、高就是程偉元和高鶚。但是絕大多數的鋪陳,其實只是木雕泥塑,沒有那種氣韻生動的、活色生香的感覺。我想你作為讀者沒有誤會,因為曹雪芹的手筆前后比較起來,后四十回真是差別很大。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就是,續書有好幾個情節很有趣的。我的研究剛好跟別人相反,別人認為是續書敗筆的,我反倒覺得它是繼承了曹雪芹的原意的。最主要是林黛玉有兩次對長輩美言邀官。其中一段是林黛玉勸寶玉應該去認真讀書,結果害得寶玉覺得林妹妹從不說這樣的話,今日怎么如此起來,覺得有點逆耳,還鼻子里哼了一聲,那個表情都很趙姨娘式,因為只有趙姨娘會鼻子里哼一聲。這些寫法,都很露骨,都很不堪,我認為一定不是曹雪芹寫的。但是,雖然不是曹雪芹的親筆,但它這樣寫林黛玉,其實反而是延續前八十回林黛玉的成長。
林黛玉到了后半段,就是從四十二回到四十五回之后,她有太多太多的改變,跟我們所熟悉的林黛玉是不一樣的。她其實會說應酬話,她真的會。比如,她跟史湘云在中秋夜聯句,中途妙玉出來打斷。因為林黛玉完全不知道妙玉會作詩,也沒見過她寫的詩,但是當妙玉出來止住,而且表示說由她來續,這樣才能翻轉前面的凄楚之音,因為那個攸關氣運,對人命運不好。結果林黛玉一聽她要續,立刻就說,如果是這樣的話,你就看看我們這些拙劣的詩吧,“若或可改”,就請您指教,幫我們改正。這樣的林黛玉不是跟我們一般所說的薛寶釵就比較像了嗎?還有很多類似的情況,她也會懂得虛禮周旋。比如有一次是趙姨娘剛好路過瀟湘館,林黛玉一看她來,就知道她是從探春處來,這是順路的人情,但是她可沒有因此就鄙夷她,或者怠慢她,她反倒還賠笑、倒茶,問姨娘好。當然她同時也使眼色叫寶玉趕快走,因為兩個人會有問題。所以你看林黛玉也不率真了吧,對不對?對于她不喜歡的趙姨娘,而且也知道趙姨娘根本是虛情假意,但她還是一樣能夠應酬。這一類的例子真的很多。我覺得,在后四十回里,林黛玉會說好聽話,會請寶玉要好好地認真讀書,其實是延續前八十回后半對林黛玉所做的那個改變的延續。其實林黛玉的成長很明顯,只是讀者因為太愛她的前期了,認同很深,所以拒絕接受。
就這一點來講,我反倒覺得,續書恐怕是把握到曹雪芹的原意。但是另外一個地方,讀者倒幾乎沒有注意到。我前兩天在南京先鋒書店的演講就提到這一點,續書很妙,它是整部紅樓夢一百二十回里面唯一寫到黛玉過生日的,前面沒有寫到林黛玉過生日,而是用一種間接的方式去呈現的。真正寫到林黛玉過生日的,是第八十五回。那一段我覺得非常好笑。請大家仔細揣摩,立刻會感覺到大有問題。林黛玉是壽星,書里寫說,“于是她就略換了幾件新鮮衣裳,打扮得如同嫦娥下凡,含羞帶笑地出來見了眾人。”這三句仔細揣摩,你會發現,怎么會是你所喜愛的林黛玉呢?第一,這種貴族少女過生日,是有固定配備的禮服,探春過生日、寶玉過生日都是換禮服,然后到處行禮,有標準流程。林黛玉怎么會只略換幾件新衣服,那很像是小家碧玉,很窮,然后過生日才過過癮。那是完全不了解貴族家庭的禮儀才會寫出來的,好像窮人家過新年那種感覺,略換幾件新鮮衣裳,這就錯了。第二個,你說她打扮得如同嫦娥下凡,各位想想,在前八十回里面,曹雪芹寫每一個少女的美,何嘗用過這樣的陳腔濫調。這種類似的寫法只出現在劉姥姥的口中,以劉姥姥的文化水平,她說仙女下凡這很合理,這是符合目不識丁的人物的遭遇跟她的文化程度。可是,曹雪芹怎么會寫林黛玉打扮得如同嫦娥下凡,這樣的陳腔濫調。第三,人家是貴族少女,她們從小就有許許多多人服侍,她們已經習慣眾星拱月,她就是主子,干嘛要在自己生日的時候含羞帶笑呢?林黛玉是大家閨秀,她是欽差的女兒,而且她是賈家疼愛的一個外孫女,她怎么可能氣質是這樣的扭捏小氣。所以,單單這三句,我就發現每一句都講錯。
那么,后四十回是不是曹雪芹作的,我認為完全不是。它應該是有一些曹雪芹留下來的遺稿的根據,但是大部分,當它用文字去鋪陳的時候,其實是走樣的。上面提到的是幾個有趣的例子。
后四十回跟前八十回有很大的不同,還有很多的證據。還有些很小的地方,大家可能沒有注意到,比如“抱廈”,抱廈是很宏偉的建筑才有的附屬建筑,在前八十回出現過好幾次,但是后四十回就再也沒有見過。植物也是,還有一些擺設都是這樣,這體現出后四十回的文化品位和見識程度跟前八十回是不能比的。所以,很多的點點滴滴讓我們可以證明,后四十回跟前八十回還是有落差的。所以說它是曹雪芹的原著,我自己無法接受。
查看此問題的另外1個回答
查看此問題的另外1個回答

熱新聞

熱話題

熱評論

熱回答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干狠狠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