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少
劇評人

我是《紅樓夢》作品的狂熱愛好者,關于這部著作的電視劇改編及解讀,問我吧!

我是古典文學愛好者言少,知乎通俗小說領域的活躍答主,《紅樓夢》的死忠粉絲。曾對1987年版《紅樓夢》電視劇的幕后班底、拍攝歷程做過一些粗淺的研究,對這部偉大著作的影視劇改編及解讀也有一些拙見。如有興趣,歡迎大家不吝留言探討交流!
149
文藝 2017-06-19 進行中...

相關新聞

新穎、大膽、專業、有趣的好問題更有機會獲得回復,開始提問吧!
18個回復 共94個提問,

熱門

最新

紅樓夢是不是被過度解讀了?

言少 2017-06-20

過度解讀——或者說“過度詮釋”,與“意圖謬誤”(從作者的創作意圖、寫作過程來評價作品的方法是一種錯誤的批評方法)一直是文學批評里的古老辯題。事實上“作者中心論”早已不是主流,畢竟作者也會出現“無意識”的創造,但是我相信文本詮釋也一定有它的“合理邊界”存在。就《紅樓夢》來說,我們當然歡迎形形色色的解讀,正如魯迅所說:“道學家看到了淫,經學家看到了易,才子佳人看到了纏綿,革命家看到了排滿,流言家看到了宮闈秘事”。但是不一定所有的解讀是都“符合邏輯”的。紅學繁衍數百年,形形色色的學說理論,一定也是良莠不齊的。譬如,民國時紅學的“索隱派”主要有三種學說:第一派說紅樓夢為順治帝和董小宛而作,第二派說是康乾時期的政治小說,第三派則認為寫納蘭明珠家事。第二派以蔡元培先生的《<石頭記>索隱》為代表,比方說“書中‘紅’字多隱‘朱’字。朱者,明也,漢也。寶玉有‘愛紅’之癖,言以滿人而愛漢族文化也”,故曰本書排滿。其次,又有說賈寶玉(假寶玉)是偽朝之帝系,指胤礽,因為“寶玉”是傳國玉璽的意思,林黛玉寓指朱彝尊(號竹垞),因為“絳珠仙子”寓指“朱”,瀟湘館寓指“竹”……凡此種種,你會發現,這些理論的腦回路九曲十八彎,邏輯清奇牽強附會。按這種說法,是否賈寶玉也可以是“王陽明”?因為寶玉都有“王”,男兒身為“陽”,寶玉“愛紅”所以紅者朱、朱者明? 從不同的角度解讀《紅樓夢》無可厚非,但最忌諱的就是預設好了立場,再倒果為因,為了自己的結論挖空心思從書中尋找支持自己的證據,這樣本末倒置的“解讀”,就變成一種過度解讀了。
查看此問題的另外3個回答

您提到的《歷歷紅塵字字紅》是一本書還是一篇文章?誠求

言少 2017-06-29

查看此問題的另外1個回答

對網上流傳的癸酉本紅樓夢怎么看?

言少 2017-06-21

先說結論:又一個偽續。而且是87版電視劇的窠臼,東施效顰罷了。
一百零八回癸酉本的前身是“何初本”,于2008年發布于網上,當時正值劉心武揭秘紅樓夢、紅樓夢中人大型選秀活動的余熱未歇,時間發得蹊蹺。何初本持有人叫何莉莉(化名),號稱祖父年代戰場上傳衍下來的過錄本,后來逐章發布網上,曾引起不小風波。但是網友隨之也發現不少問題:一、這后二十八回的行文相較前八十回,甚至相較高鶚版本,語言淺白平庸至極,大相徑庭。二、何初本有一章回目叫“大廈傾公府逐末路”,可巧的是,87版電視劇35集就叫做“大廈傾公府末路”,但這是編劇原創的。如果何初本是紅樓夢原版,那為什么會出現這種回目?古抄本原本又在哪呢?三、后二十八回不少劇情雷人,薛寶釵居然跟賈寶玉婚前發生了性行為,寶玉還動輒要驅逐韃虜,后面一群人也開始打起了流寇,充滿赤裸裸反清復明的味道,似乎是為民國舊索隱派背書。打著吳梅村的作者名頭,更是與前述“假語村言”云云風格迥異。
后來何玄鶴等人又重新修訂整理出版,命名為“癸酉本”,將大廈傾公府逐末路的回目改掉,并找了各種各樣的借口填補上述漏洞,譬如語言措辭差別,一會兒說緣于原作者未經修飾的初稿,一會兒說是過錄者自行改動所致。這或許可以為赤裸裸的反清思想當一個擋箭牌,但仍疑點叢生:如果作者初稿如此,那與前八十回比,可謂天壤之別——而且許多語言可以說是現代化了,這絕不是“初稿”可以搪塞的。如果說是過錄者自行改動,那后二十八回還有許多拙劣的詩詞誄文,試問哪個過錄者會有如此閑情逸致,連同詩詞都要長篇改寫一番?
唯一的亮點是:這個結局同87版紅樓夢電視劇一樣,是集許多紅學家的探佚結果、前八十回的判詞、脂硯齋暗示的伏筆所致,包括寶黛釵、王熙鳳、史湘云、妙玉等人的結局,許多疑點在這里都可以找到答案。但這些人的結局,看過就好,若是拿它當紅樓原本,就未免貽笑方家了——我承認作者有點小才華,但所謂的癸酉本,其實從未在學界引起重視。
試摘錄一段:“兩人聊了半個時辰,雨村見左右無人,大膽傾訴對寶釵的愛慕,寶釵嘆氣說自己容貌有限,難以承受大人錯愛。雨村又說了幾句甜言美語,忽然走近一把攬他入懷,寶釵聞著他身上惑人氣味,早已情難自矜,含羞假意推攘,兩個一番推拉,摟在一處。”
我相信是受了“釵于奩內待時飛”的影響(賈雨村字時飛),但薛寶釵跟賈雨村偷情的橋段,粗陋直白,這比前文鄙夷的才子佳人風月小說,還遠遠不如了。
查看此問題的另外1個回答

崔牛2017-06-19

紅劇里有很多非專業演員,請問老師,當時是怎么選拔的?

言少 2017-06-20

我在澎湃新聞有戲欄目里的文章《87版<紅樓夢>30年》“千紅一窟”章節里有提到,當時絕大多數采用新人,由于新人少經煙火,純良質樸,易于進入紅樓夢的角色。選拔方式包括:1、從萬封自薦信中篩選,如陳曉旭(林黛玉),但這種方式如大海撈針,多不靠譜;2、由選角導演潘欣欣(后去中戲讀書),以及夏明輝(邢夫人扮演者)、王貴娥(尤氏)、李頡(賈赦)、李志新(賈珍)等人,奔赴上海、杭州等全國二十個省市實地走訪各文藝團體。如江蘇揚劇團選到的侯長榮(柳湘蓮、北靜王),沈琳(平兒),成都相中的鄧婕(王熙鳳)、張莉(薛寶釵),安徽黃梅劇團的袁玫(襲人)、郭宵珍(史湘云)、馬廣儒(賈瑞),昆明市話劇團的周月(尤三姐)……這也是最主要的選角方式;3、由他人引薦,如京劇大師張君秋介紹的學生張靜林(晴雯),侯長榮、張玉屏(原史湘云第一人選)推薦的歐陽奮強(賈寶玉);4、其他部分角色,亦由劇組職員兼任,如副導演馬加奇(賈政)、孫桂珍(南安太妃),制片主任任大惠(錢大人)、韓準(賈敬),以及表演老師李婷(賈母)、李頡(賈赦)、劉宗佑(賈雨村)、王忠信(甄士隱)等,當時很多年輕演員到后來甚至也兼起了劇組職務,如東方聞櫻(賈探春)當過結尾幾段的執行導演,吳曉東(賈蕓)也當過場記做過道具,可謂人盡其用了。

熱新聞

熱話題

熱評論

熱回答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干狠狠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