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辛成
非業余博物館愛好者

我是博物館愛好者沈辛成,有關美國(尤其是紐約)的博物館,問我吧!

我是沈辛成,1984年生人,非業余博物館愛好者,走訪全美八十余座博物館,曾服務于美國自然歷史博物館、“911”國家紀念館和紐約歷史學會,參與從事檔案研究、出版與策展工作。現在佐治亞理工學院科技史博士在讀,哥倫比亞大學人類學碩士,復旦大學考古學碩士,北京大學博物館學學士。
近幾年,我在紐約實地踏訪、深入了解了數十家博物館,從展示特色、專業內涵、設計匠心及觀眾體驗等方面對紐約的各家博物館進行了多維度評價,并將它們集結成《紐約無人是客》一書。我希望能從個人經歷和專業背景出發,以博物館為線索,闡釋紐約這個五方雜處、光怪陸離卻又獨具特色的國際大都會的底色。
若你也是博物館愛好者,對美國各處博物館,尤其是紐約的博物館中所蘊含的故事感興趣,歡迎與我一起交流!
248
文藝 2017-05-17 進行中...

相關新聞

新穎、大膽、專業、有趣的好問題更有機會獲得回復,開始提問吧!
34個回復 共75個提問,

熱門

最新

沈辛成 2017-05-18

好問題。我自己的經歷是這樣的:本科的時候學的考古,所以和小伙伴坐著綠皮車(暴露年齡…)去各地旅游,肯定要把課堂里學到的東西實地看一遍,比如安陽十幾年前出土的一個車馬坑,我們就是工程還在進行中的時候,還沒有保護的時候就去看了,那個體會讓人很興奮。后來養成了一個習慣,無論走到哪里都先去看看博物館,但是中國因為自己的文化積淀和內容的緣故,基本走到哪里都是盆盆罐罐在等著你,如果不是對考古學類型學研究很深,很少會有真的很過癮的展覽。于是大家翹首期盼看“國寶展”,比如清明上河圖,因為那個東西他知道,他能夠聯系得上。
出國之后,這個經驗發生了很重要的轉變。美國因為總的來說文字史很短,所以博物館的形態和中國國內的很不一樣,盆盆罐罐都是印第安人的,所以是隔著兩層,在他們的敘事里面這塊屬于比較邊緣化的。而紐約這個很有個性的地方,它有一種特別的文化生態,那就是板塊性的城市地圖——每一個區域都有自己獨特的族屬性(膚色…),因此其文化面貌就是各種各樣的文化拼貼出來的,博物館也反映著這樣的整體面貌。黑人為主的社區Harlem有自己的Harlem Studio Museum,中國城有華人文化的Museum of Chinese in America,等等,而且有趣的是,這些人,都依舊生活在那個社區里。
于是,參觀博物館變成了完全不一樣的體驗。原本你是把器物作為一種客體來看,而參觀紐約的博物館,你和你所觀賞的東西,是一體的。你居住在Harlem,就會對這個地方有感情,你是中國人,就會對華人的歷史有感情。所以說也只有在紐約這個地方,因為界定自己的借鏡有很多很多面,你很難徹底的成為一個完全的“主體”,成為一個和博物館內容無關的人。
離開紐約之后我去過美國不少城市,游歷的方式也基本延續了紐約的心得體會,但是很少能在復刻那樣深刻的感受。國內的博物館現在這方面也很欠缺,總的來說,調子都是一早定好的,沒有多少給你參與和共鳴的余地。我相信,知悉一個地方的歷史,知悉你今日所站立的土地可能曾經是一片泥沼,知悉你今日所見的社區可能曾經被鼠疫橫掃,這些瑣碎的知識都是有意義的。學會為看似與你無關的事情而感動,學會讓自己的情感變得豐沛,而不再只是著眼于把自己放在舒適的“主體”位置,不再覺得自己是高于過去的,高于他人的,對著展出的物品指指點點,我想這是參觀博物館于我最重要的意義。
PS:所以我不喜歡看藝術博物館……尤其是現當代藝術…………
查看此問題的另外1個回答

沈辛成 2017-05-19

謝謝您的問題,您這個視角挺重要的,我談些簡單的看法。博物館的建筑形式經歷了幾個階段的,第一個階段是博物館形成的早期,十九世紀和二十世紀初期,基本是遵循“知識的殿堂”樣式,所以新古典主義樣式的,也就是希臘神殿那樣的建筑最多,這種建筑的問題是,空間雖然很寬敞,但是展線容易斷,就是你一直需要從展廳里進去出來進去出來,情緒很容易疲勞。第二個階段,是開始拿博物館做一些概念建筑的實驗基地,比如很有名的兩座古根海姆博物館,一個在西班牙畢爾巴鄂,一個在紐約,兩個都是樣子很不尋常,前者像一艘后現代的鐵皮軍艦,后者像一個日本茶碗,于是博物館本身也成為了一個被欣賞的對象,這也是為什么在我的書中,博物館的建筑本身是一個重要的評價標準。第三個階段,就是比較晚近的思路,是不太在意要求大求新,而是要讓建筑設計高度符合內容設計的風格。舉一個例子,比如紐約2014年修整完畢的庫珀修伊特博物館Cooper Hewitt,這個建筑原本是鋼鐵大亨卡內基的住宅,但是博物館團隊把它整個全部返修了一遍,因為庫珀修伊特博物館陳列風格本身是高度前衛高度高科技的,因此,一座二十世紀初的豪宅被改造的非常新銳,去過的人都說好,這基本上是博物館建筑的最高境界了。
說回到中國。我們國家早期的博物館,比如上海自然博物館舊館,那是英國皇家亞洲學會弄的,所以是第一階段的那種風格。而第二階段的博物館,跟隨我國多年前狂熱的基礎建設熱潮興起,一時間各地都出現了很多長得很有個性的博物館,比如首都博物館,人稱“歪門邪道”,比如天津博物館,一只巨型的玻璃天鵝,比如寧波博物館,一堆石頭堆出來的感覺。這些博物館在成為城市地標方面做得很好,但是內容是不是對得起華美的外形呢,這是要打個問號的,天津博物館其實里面就挺糟糕的……所以,這幾年我們博物館數量增長很快,而且地標性的建筑,旅游必經之地的那種地標性建筑增長很快,政府方面懂得搞一個博物館撐門面的重要性了。但是現在基建溫度降下來了,第二階段的博物館建筑基本要停下來了,所以還是要回到內容上來,邁入第三階段。我覺得目前我們可以更多的鼓勵陳列內容設計和建筑設計在規劃的較早的階段,就能有比較有效的溝通,這樣做出來的陳列是最好的,讓人逛著最舒服的。我最近幾年在國內呆的時間少了,所以不太了解最新的進展,不過我相信一定是有具有前瞻眼光的團隊在做這些事的,我也希望觀眾們能從簡單的膜拜博物館建筑的宏偉,拍個照就走人,轉變到欣賞內外兼修的博物館內容上來,真的把游覽變成一種體驗,而不是走馬觀花。
希望我的答案有幫到您。
查看此問題的另外1個回答

深潛2017-05-18

請問在國外博物館看到中國文物時,你會是怎樣的心情

沈辛成 2017-05-18

我就知道會有這個問題,哈哈,謝謝提問。我的心情啊,感覺還行,西方靠殖民主義所占的各種甜頭里,其實現在也就搶東西這件事,還算是沒有負效果的,其余的,比如人種的強制遷徙、宗教的艱難融合,現在都讓歐美(主要是歐洲,美國屬于被害狂想自作多情…)在吃苦頭。看看現在的美國總統……全球化順風順水的時代結束了,殖民主義的紅利結束了,負效應在反噬,每每想到這里,我就不會為中國文物流落海外而感到痛心了。
不過,我再說個故事:我去費城藝術館的時候,他們有一個中國展廳,那是一座清代建筑,北京的,名字我一時記不起來了。美國人民國的時候(應該是,如果沒記錯的話)把一整棟清代建筑整體搬到了費城,而且難能可貴的是,整舊如舊,完全是古舊到快要塌掉的樣子。那個展廳也有其他中國展品,但是非常暗,為的是保護殘留的漆畫,紅不是紅,綠不是綠,都是快要剝落的樣子,但是每一塊漆都是小心粘好的,博物館里有個視頻在呈現文物保護工作的過程。
那一刻,我心里是很感動的,因為在國內我都沒有機會見到的風貌,我居然在國外見到了。愿意做這么細致的工夫,愿意砸這個錢,是一種職業精神一種理念在支撐的。近年來我們比較年青一代的考古工作者文物修復者開始越來越有這樣的意識了,但是在早年喜歡討好領導喜歡華貴的浮夸年代里,我們其實抹掉了很多歷史的痕跡。我去天津薊縣獨樂寺是十三年前了,那時候是舊的樣子,我們聽說馬上要“修復”了,因此趕緊去看一眼。過了幾年我看到照片,“修復”完之后,果然就完全變樣了。這當然是理念的差別,畢竟整舊如新它最終也還是會變舊的,不過這個例子告訴我一個道理:
流落海外的中國文物,不僅僅是空間的多樣性,也是時間的多樣性,這種多樣化的保護方式保存方式,使我們能夠看到文物在各個時間段的樣子,這不也挺好么。
所以說,與其執念于要傾家蕩產把流失文物買回來,不如花少得多的錢買一大批非中國的文物回來,在中國建一個具有世界格局的藝術館,讓我們的孩子在很小的時候就能站在國界的門檻上。我們不搶,我們買嘛,反正我們錢多嘛~

fotosea2017-05-18

有攻略么?

查看此問題的另外2個回答

沈辛成 2017-05-23

袁碩老師最近忽然火了,這絕對是好現象,這證明人民群眾渴求知識的心其實一直都有,他的一席演講我也大概聽了,我覺得有以下幾個值得注意值得嘉許的地方:
一個是如何在保持京味兒風趣的前提下,保障知識的嚴肅性,這一點在導游人士中,能夠做到的非常少,所以自己沒有相當的知識積淀是不行的,這不是一個純粹的技術問題,這是一個修養問題。
另一個是,他很勇于挑戰一些我們教科書中的傳統論述,比如他說北京人和我們現代人沒有血緣關系,這個在國外基本是常識,但是國內知道的人并不多,作為國家博物館的官方講解員,能夠這么說,可見博物館作為學校之外的“第二課堂”的自由度其實比大多數人想得大。
第三一個就是袁碩他不但給大家說“有什么”,還給大家解釋“為什么有這個”,比如頭蓋骨數量明顯多于肢體化石,證明可能直立人存在獵頭風俗。這么一來,這個遺址形成的過程就活了,而不是像油畫的靜物一樣只能被遠觀臨摹的了。
我在紐約和美國其他地方經常遇到優秀的講解員,在我5月20日海上博雅講壇時,我也說了:比講解員更高一級的,是敘事者。所謂敘事者,不是照本宣科的,而是根據自己的經歷和知識,將知識平等的有人情味的傳達出去的人。在紐約,博物館內許多講解員都是來自于博物館所在的社區,不少是老人,所以,如果是一座舊居博物館,當他在講述這座建筑的故事的時候,其實有時候說的也是他自己的故事。當你問他關于這座建筑的問題時,他往往也會拿自己的經歷來作參照。這么一來,這個地點就活了,你就覺得和這座博物館貼近了,這是一個事半功倍的。
因此,袁碩老師這樣高顏值好身材好口才的講解員火了當然是好事,我們也不能把博物館講解事業真的變成一個偶像經濟吧……其實還是有大量的文化資源人力資源在沉睡,沒有調動起來,這一方面是我們制度方面比較僵化造成的,另一方面也是博物館本身題材比較有限,缺少社區性質的博物館造成。所以說,袁碩老師的爆紅,他是一個好的開端,但我倒不希望他成為一種成功的唯一模板。希望我的答案有幫到您。
查看此問題的另外1個回答

Ricky2017-05-20

哪里可以買到您的書?

沈辛成 2017-05-23

您好。您喜歡的內容恰恰是我最不擅長和無感的(羞愧…),所以我就提一些大概的東西,不細說了。
我推薦您去以下幾個博物館,排序分先后:
Frick Collection > MOMA >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 Guggenheim > MOMA PS1 > Museum of Art and Design >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稍微介紹一下Frick Collection,此博物館位于第五大道,是企業大亨Henry Frick的舊宅,展示內容是他生前的私家藏畫,大多數是在金融大亨JP Morgan去世之后他去抄底買下來的,所以質量自不必多說,更難能可貴的,博物館的建筑精美華麗至極,但是又不乏博物館的教育性,非常值得一去,推薦指數五顆星。MOMA 和大都會都是世界知名大館,想必我不多說您也會去的。其他幾座,就看情況了,取決于特展質量如何。
我沒有去過歐洲所以不方便比較,但我認為紐約的特色還當屬紐約自己獨一無二的歷史,當然就歷史來說,每個地方都是獨一無二的,所以我自己也比較喜歡逛城市史相關的博物館。我推薦一下Lower East Side Tenement Museum,這是一處展現二十世紀之交和之后大蕭條時期到美國的新移民的清苦生活的,這個博物館由一座舊公寓改造而成,本身“展品”并沒有很高的歷史價值,但是參觀體驗非常棒,推薦指數五顆星。
更多內容,還請您購買我的書,解說會更為細致。天貓上就能買到哦現在

熱新聞

熱話題

熱評論

熱回答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干狠狠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