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巍

我剛去了次南極,想了解那個冷酷仙境的游戲攻略,問我吧!

我是博巍,電商從業者。工作之余我走遍了七大洲,剛剛結束一場南極旅行。在那世界盡頭,我們穿越“魔鬼西風帶”德雷克海峽時遭遇了12級風暴,經歷了沖鋒艇翻船被困于浮冰上,又感受了極地跳水的極寒刺骨,也看到了可愛卻實際臭臭的企鵝……想了解南極那個冷酷仙境的游戲攻略,問我吧!
47
品位 2017-03-07 已關閉提問
30個回復 共40個提問,

熱門

最新

博巍 2017-03-13

我覺得做世界旅行并不需要什么特別的素質,有足夠強烈的好奇心就夠了。但如果語言過關,會省下很多時間。而且這事兒也不用特別擔心,因為要知道“英語并不是世界語言,爛英語才是!”還有就是最好有一定的識別風險的能力,要知道很多壞人臉上寫的是“我是好人”然后微笑著跟你say hi…
其實,對于世界上任何地方的景色估計網上都是一大堆照片兒了,有些可能比你實際看到的還要漂亮,那大家花這多么時間和錢應該為的都不是景色。我覺得旅行這件事兒對于每個人來說還是一種生命體驗的拓寬,所以可能很難講是旅行中哪個方面更重要。從這個角度來說,最重要的還是“走出去”這個過程,哪怕只是吃吃當地的街邊小吃、發發自拍、跟人隨便聊聊都挺好的,不一定時刻需要想著“有收獲”,那樣會少很多樂趣:)
我小的時候會被一個問題困擾:如果我不是我,而是出生在別處的一個人,那么我的生活會是怎樣的?我什么色兒,每天吃什么,會有怎樣的喜怒哀樂,會對著什么樣的景色發呆…后來,我發現這個世界挺奇妙的,有的時候你看到全世界看起來沒多大差別,比如用著差不多的手機聽著差不多的音樂,有時候又差別那么大,有很多像摩洛哥杰夫馬納廣場那樣的地方:一千年來幾乎沒有什么改變,城內交通基本靠驢,耍猴的,舞蛇的,賣大力丸的,打拳的,說書的…熙熙攘攘,一夢如是。這讓我對于世界上其他普通人的生活有了一個直觀的感受和感性的體驗,多少解決了一點小時候的困惑。
以前讀凱魯亞克覺得要"永遠年輕,永遠在路上",每個人都應該過那種靠荷爾蒙和腎上腺素驅動的生活,但后來無論在像紐約和伊斯坦布爾這樣的都市,還是東非的馬賽部落或者安第斯山脈腳下的瑪雅村莊,我都見到了很多人對自己的生活甘之如飴,那時想明白也許生活還有另外一種可能,就像羅曼羅蘭說的:"真正的英雄主義只有一種,那就是在認識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熱愛生活。”
查看此問題的另外1個回答

熱新聞

熱話題

熱評論

熱回答

14

“和親”在史料中有兩層含義。第一種指建立和睦、親善的雙邊關系,但雙方之間沒有婚姻紐帶。例如,李淵在616年在談到應對突厥的策略時曾說:“我當用長策以馭之,和親而使之,令其畏威懷惠,在茲一舉。”(《大唐創業起居注》)“要荒蕃服,宜與和親。”(《唐大詔令集》)李淵在這里所指的就是第一種“和親”,即一般意義上的“友好”關系。第二種“和親”就是我們所熟悉的,唐皇帝將公主嫁給外國君主。唐廷期望借助這種婚姻關系,對外國君主施加影響,使他對唐朝采取比較友善的態度。當然,這種“和親”,并不能經常產生唐廷所期盼的效果。
唐廷是基于合宜、實用的原則,決定是否滿足外國君主的“和親”請求。因此,不能一概而論,認為“和親”是唐廷經常采用的外交策略。唐人陸贄曾指出,唐廷外交政策的基本原則應該是“乘其時而善用其勢”。他對此解釋道:“有攘卻之力,用和親之謀,則示弱而勞費矣;當降屈之時,務翦伐之略,則召禍而危殆矣。”(《唐陸宣公翰苑集》)也就是說,和親或用武,應該視唐與某一外國(政權)在特定時段中的實力對比,及地緣政治考量而定。讓我們來看幾個實例。
薛延陀首領夷男從642年到645年幾次遣使求和,試圖修補與唐廷的關系。唐廷最初接受了請求,但這樁婚事完全是權宜之計(“便”),因為太宗一直希望以武力消滅薛延陀。一年之后,唐以薛延陀聘禮不足為由,突然取消了婚約。646年,唐滅薛延陀。
德宗同意將咸安公主下嫁回紇可汗時,提出了五個條件,如可汗頓莫賀必須向唐俯首稱臣,稱自己為德宗之“子”。788年,他派妹妹率領三千人的使團,護送咸安公主前往回紇牙帳。
在唐與南詔國的關系中,唐廷曾許諾將公主下嫁南詔君主,但這也是權宜之計,以便排除南詔對成都的軍事干擾,為當地為軍民贏得時間,集中精力修筑防御設施。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干狠狠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