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儀

我是鄧儀,投身環保三十余年,如何植根本土做“內生式”環保,問我吧!

我是鄧儀,上世紀八十年代在貴州草海自然保護區開始做環保工作,到今天走了三十多個年頭,這中間我供職于不同的機構和部門:做過政府設立的自然保護區的員工,SEE生態協會副秘書長,到中國最高學府的實踐部門,再到目前注冊民非企業,在老君山周邊開展環保工作。
這三十多年中,我經歷了環保發展的三個階段:樹立環保英雄先鋒、精英主義和“內生式”發展之路,這中間有很多思考,我愿意與大家分享。
59
焦點 2017-02-14 進行中...

相關新聞

新穎、大膽、專業、有趣的好問題更有機會獲得回復,開始提問吧!
35個回復 共41個提問,

熱門

最新

Mhmd2017-04-09

內生式的發展之路,與精英式的環保之路,最大的區別在哪里?

鄧儀 2017-06-06

第一,精英式的環保是少數人在環保,在多數人不理解的時候會造成社區內部的沖突,反而給保護帶來阻力。上世紀八十年代末期九十年代初期,我還是自然保護區工作人員的時候,我們成立了“農民環保員”制度,農民環保員在我們單位領點生活補貼,在開展環保工作的時候,其他村民認為,他在保護里面得了好處,損害了其他人的利益,就把這些環保員的青苗砍掉,用石頭打他們家的瓦,也有環保員被農民用火藥槍打。
精英式的環保中,當精英離開了,這個區域自然保護也就隨之崩塌了。而內生式是全民、大家共同保護,不論哪一個離開,大家都按照制度運轉,這種方式更為穩定。
從保護的效果來看,用精英的方式,精英畢竟是少數人,少數人看管多數人,他的力度是不夠的,保護的效果也并不好。內生式說的是所有的人都是因為自己的利益自發來保護,他們通過契約維護自己利益和公共利益(環境利益)的鄉土法規來保護。老君山項目點的農民總結出一句話:以前是一雙眼睛盯一百雙眼睛,現在反過來是幾百個人管極個別不自覺的人。這種效果是顯而易見的。
第二,中國有句古話叫做:三個臭皮匠定義個諸葛亮。在人和環境關系的處理上,一方水土養一方人。每個人與自然相處的方式都不一樣,精英式環保方式是以精英自己的人和自然關系的標準來進行環保,內生式是通過全村人家家戶戶做全面的判斷,顯而易見這種內生式更全面,更多元,更包容。
第三,精英式的環保只能體現出個體與自然的關系,它的影響比較單一。而內生式注重的是整個社會的變化。它通過生活在這個區域里的整個群體社會關系的建立,不但能解決人與自然的關系,而且通過社會基礎的建立、法制的建立、契約精神的建立和鄉村誠信體系的建立,解決了人與人的關系的社會問題。這種全面和諧的發展才是符合可持續發展的做法。

熱新聞

熱話題

熱評論

熱回答

17

黎巴嫩的歷史有四個階段:半獨立的黎巴嫩山埃米爾國(1516~1843),這一時期黎巴嫩山經歷德魯茲派穆斯林的馬安王朝與兼容遜尼派和基督教的謝哈布王朝;17年教派沖突后奧斯曼與法國托管的黎巴嫩總督府(1860~1920);法國托管時期(1920~1943,1946年法國徹底撤軍),這一時期法國并入傳統屬于遜尼派穆斯林聚集的兩個大城市貝魯特和特里波利,黎巴嫩山轉型為大黎巴嫩(即現在的黎巴嫩共和國);以及黎巴嫩共和國時期。
黎巴嫩從多宗派輪流執政的山地埃米爾國,轉型到奧斯曼與法國委任基督徒管理的區域,至并入穆斯林占多數的城市、使其再度成為多元化國家,再到獨立建國后黎巴嫩經歷內戰等多種磨難,這四個階段體現黎巴嫩艱辛的歷史。
因此,對于黎巴嫩歷史,我們需要破除三個重要誤區:
(1)黎巴嫩不是所謂的“基督徒國家”,雖然歷史上黎巴嫩山基督徒比重大,但除卻奧斯曼與法國共同委任基督徒官員,絕大多數時期黎巴嫩都是多宗派政要共同執政。
(2)黎巴嫩不是法國殖民地,只是被法國短暫托管一段時間——盡管法國的確給黎巴嫩留下非常重要的印跡。
(3)貝魯特和的黎波里(特里波利)在1920年代之前是屬于敘利亞管轄范圍的,黎巴嫩山傳統的政治中心是山區古城德爾·阿爾卡馬爾(Deir al-Qamar)。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干狠狠操